1968年,我正在讀中學,當時保羅·埃利希的《人口爆炸》一書影響很大。這本書的開頭是這樣寫的:“讓全人類吃飽的努力已經失敗,70年代將有億萬人因饑餓喪生,現在啟動任何速成項目都無濟于事,世界人口死亡率大幅上升已成定局……”雖然當時我對農業知之甚少,但也驚詫于人類面臨的巨大挑戰,并對人類能否避免這一厄運擔憂不止。
 
  幸運的是,這個可怕的預言失敗了。很大程度上我們要感謝世界上幾位農業天才的創新。美國的諾曼·博羅格和中國的袁隆平等農業科學家,研發出了新品種的小麥、水稻以及玉米,并由此在20世紀引發了一場“綠色革命”。這場革命在世界范圍內幫助農民將糧食產量提高了兩到三倍。
 
  然而,“綠色革命”的成果并沒有惠及世界的每一個角落。非洲的糧食畝產量迄今仍然在低位徘徊,氣候變化導致熱帶地區洪澇災害和極端干旱頻頻發生,給當地的糧食生產雪上加霜。今天,世界上有超過10億人仍在饑餓與貧困中掙扎。蓋茨基金會一直在尋找能將一場新的“綠色革命”引入非洲的創新方法。
 
  中國是我們在農業領域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。中國不但在幫助本國農民提高糧食產量、脫貧致富方面有豐富經驗,而且在水稻現代育種方面處于世界領先地位。我們正在與中國農業科學院進行“綠色超級稻”的研發合作。這種新型水稻品種對于化肥和水資源的依賴性相對較少,目前已經引進到一些非洲和南亞國家進行試點。當地的小農戶已經通過“綠色超級稻”實現了增產20%的目標。一位從試驗田考察回來的同事說,她曾看到當地農民在豐收后手捧稻谷,激動地說,“這簡直是來自上天的禮物!”而科研工作者知道,這是中國農業創新帶給世界的禮物。
 
  除了先進的稻種科技,中國的基因測序技術也可能幫助世界。由中國科學家領導的基因測序技術,對于幫助大幅提高糧食產量深具潛力。想象一下,在一個大型公共圖書館中,我們過去要使用卡片目錄在浩如煙海的圖書中找到相關文獻,然后再一頁一頁尋找我們需要的信息。如今,我們可以直接而精確地了解到所需要的信息在哪本書的哪一頁。這就是神奇的基因測序技術,它可以顯著提高植物育種的速度。通過與中國頂尖科學家們的合作,我們非常期待全世界最貧困的人們可以受益于這些神奇的技術。
 
  我對與中國合作充滿希望,期待中國的創新技術成為非洲發展的重要助力,讓非洲人民過上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。